妳說過,愛是雙數。
而我知道,自己是無法被其他自然數整除的,質數。

Taesicny  



Polaris
5

三年前。



當時四個人之間只存在著友誼的純粹歲月。細心打理著一切的太妍,外冷內熱的秀妍,嗓門跟感應一樣寬大的美英,總是擔任開心果的俞利。

可惜的是,物質相乘後總是會出現變化,友情也逃不了這個規則。

當美英的身邊出現了男朋友後,太妍也跟秀妍在一起了。
開心的恭喜著這些她生命中所謂的莫逆之交,笑容的背後卻每天藉酒澆愁。

人生啊,總是得不到的,最重要。

在太妍與秀妍宣布交往的第一天,權喝醉了後逼著太妍許下要照顧秀妍一生一世的承諾。想不到,美英的每次出現,都是太妍忙碌的藉口。一次兩次三次,直到某次在轉角咖啡廳被權巧遇而謎底揭曉。

----------------------------------------------------

回到現在。



太妍的心中也知道自己並不是這麼單純的以朋友的角色出現在這裡。面對眼前的老朋友以及剛剛懷中的那個重要的人,還有家中等待她的秀妍。太妍已經不知道怎麼選擇下一步才是傷害最小的決定。

「這是因為...因為...美英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啊,身為老朋友,我這樣做有錯嗎?」太妍用著微弱的音量緩慢但堅定的回了話。

權:「所以就可以這樣在街邊擁抱嗎?我如果沒有出現,妳們接下來要去哪?」

太妍聽到權如此咄咄逼人的語氣,莫名的怒氣也上來了:「我都解釋了,妳不聽也沒辦法,夜深了妳先回家吧,我也該回去了。」

「還知道回家就好,今天的事我不會再提起,妳好自為之!」權說完後,轉身就走。
「慢著,權俞利。   我有話跟妳說,我們聊聊吧。」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太妍這樣對著權說著。

「有話,明天再說,妳現在給我好好回去陪秀妍。」背對著太妍,權拋下這句話就大步遠走。
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太妍緩慢的轉身,回到住處。



----------------------------------------------------



早晨,沒有陽光的照耀,窗外只有陰霾的黑色天空。

秀妍起床的時候,屋內只有她一個人,以及桌上的一封信。

「秀妍,

當妳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
對不起,是我對不起妳。美英昨天告訴我她跟男朋友分手了,我腦海中第一浮現的情緒,竟然是快樂的。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感情真的有對錯嗎?這麼說或許有些殘忍,但我想我們當朋友會比情人長久且適合。其實我們的喜好與個性南轅北轍,妳喜歡逛街,我喜歡在家;妳喜歡看劇,我喜歡聽音樂;妳喜歡劇情片,我喜歡恐怖片;就連吃東西的喜好,說話的方式,都不同。我們真的適合嗎?或許就讓我來畫下休止符,才是正確的。


感謝妳陪伴的這些日子,欠妳的,如果可以,來生讓我加倍還妳。

太妍」

捏著手中的信紙,秀妍的臉上慢慢的滑落兩行清淚。
回神過後,發現家裡面,屬於太妍的東西,彷彿都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刀 的頭像
雨刀

勇氣之都

雨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