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是我們之間最佳的保護色,不用承諾也無須承擔責任。

只是需要時時刻刻提醒與記得,回到安全界線的兩造象限。

 

 

 

Polaris。11

 

「YURI呀~可以幫我戴上嗎?」秀妍用雙指捏著稍早在指間上把玩的耳環遞到權的眼前。

「喔!可以呀!」權不以為意的拿起來後接近秀妍,正打算替她戴上耳環時,才意識到這動作有多麼靠近。

 

緩緩的將秀妍披散在肩上的長髮撥到一邊,取下耳針後全開始後悔答應的如此乾脆。

小心翼翼的穿過耳洞,大大的深呼吸後,再固定好。然後重複的動作,在另一耳上。

 

收手後權俞利才發覺自己雙手顫抖著。

 

「很好看呢!」秀妍拿出鏡子邊照著耳朵邊說著。

「當然囉,是我挑的,哈哈」權故作輕鬆的回應。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甜中帶微酸的氣息,不是從桌上的草莓蛋糕散發出來的,當然也並不是店內手沖咖啡的飄香。稍早的嘻笑與故作輕鬆的對話都靜止在這樣的曖昧中。

 

「這樣你可以把專櫃小姐的電話丟掉了吧。」秀妍上揚著嘴角笑著說。

「現在不用換貨了呀,我又不會打,喏,電話在這裡」權把紙條遞給秀妍。

「不會打還收的好好的,哼」

「我沒有那個意思啊,重點是妳的禮物啦,對,禮物禮物!!!」

 

兩個人就這樣吵吵鬧鬧拌著嘴,開心微笑的聊到晚安曲響起。

 

「公主殿下,騎士有這個榮幸送妳回家嗎」權誇張的站起來,打躬作揖的伸出右手對著秀妍開玩笑說著。

「當然,這輩子YURI都是我的騎士呢。」秀妍也配合著將左手輕放上去,回應著。

 

權順勢將秀妍的手握著,走在大街上,行在左側。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漫步在微涼的四月夜,街上人車稀少,秀妍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嗯?有嗎?」權裝傻笑著說。

「總是記得我的生日,總是在第一時間出現,總是走在我的左邊......YURI 呀,你對普通朋友也都這麼細心嗎。」秀妍的疑問句很輕很輕,輕到最後彷彿是微弱的嘆息。

「嗯。只,有,對妳」權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

 

「所以,我對妳是特別、特別、特別好的朋友吧?」秀妍停下了腳步,望著權說。

「嗯,可以這麼說吧........哈哈哈,也可能是我上輩子欠妳的喔,說不定我是走失的小狗被妳撿到或是孤苦無依的小丫鬟被妳這個大員外收留呢~~哈哈哈」前半段深情,後面又開始用嘻笑的語氣想要掩飾著什麼故作輕挑。

 

「謝謝妳」像是沒聽到上面的玩笑話,或是根本就在思考著什麼,秀妍淡淡的說了這句謝謝。

「傻瓜,謝什麼,今天也謝太多次了吧,妳這輩子,歸我保護的」權邊拍著胸脯像是要保證什麼的說著。

 

秀妍瞬間停下了腳步。

 

「就送到這邊吧,生日的最後一小時,我想要自己走回家」秀妍邊說邊放開權的手。

「好,那妳小心,我看妳走上樓後就回去,生日快樂,公主大人晚安。」總是善解人意的權俞利,從秀妍的肢體語言知道她現在需要空間,體貼的退了一步,帥氣的,笑著道別。

 

秀妍笑而不答,轉身往住處的方向離去。

望著越來越遠的嬌小身影,權俞利想著,這樣的玩笑還能開多久呢?真的能夠堅持一輩子嗎?或是到下一個人又出現在她身邊?是不是該適可而止了?或許明年的生日應該要缺席?或是不要再這樣造成她的負擔?

 

一連串的自問卻無法自答的問題,隨著遠方步入大樓的秀妍身影一起沒入黑夜中,無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勇氣之都

雨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好看好看下集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