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不靜,花不語。
沉默有時候會清晰了輪廓。強化了距離與零距離。

 

img2372jpgcopy  

Polaris。18

 

結束這遲來的生日聚會後,秀妍在太妍與美英的共同堅持之下,由太妍步行送她回家。

走在街上,曾經熟悉的兩個人之間,現在只充斥著滿滿的尷尬。



「就說別送了吧,我自己可以慢慢走回家的。」秀妍打破沉默說。

「這是應該的,讓妳自己回家我們會不放心。」保持著三步的距離,太妍搔著頭不好意思的回應著。

「嗯。」

 

左後方有一群高中學生剛打完球嬉鬧的拍著籃球,右前方的小販在不斷沸騰的鍋內煮著麵,經過了一台又一台的單車棘輪轉動,偶爾出現的低沉汽車引擎聲,還有前一個路口的便利商店開門叮咚音。

 

周圍的聲響因為兩人的無語而更發明顯。

 

「我到家了。」終於走到了住家樓下,秀妍淡淡說著。

「那,好好照顧自己,再見。」太妍伸出手向秀妍道了再見。

 

一轉身卻看見對街的權俞利,正捧著花呆呆的望向她們。

 

「看來,我們要妳許的願望,似乎正在實現呢!」太妍笑著對秀妍使了個眼色。

秀妍順著太妍的方向一看,驚訝於眼前人的出現,來不及掩飾的忍不住嘴角上勾,低下頭來。

 

對街的權沒想到鼓起勇氣照著允的意思浪漫的捧著花,等到的卻不是秀妍一個人。

看著兩人似乎有說有笑的樣子,權不禁想起那晚在醫院看到兩人相擁的畫面。

下一秒,又看見秀妍害羞的低了頭,這下什麼勇氣自信都飄散的無影無蹤了。

 

完全不知道權俞利內心戲已經演了一大段的金太妍,往權的方向走去。

「早知道妳要過來就call妳送秀妍回家了,秀妍就交給妳囉!」邊說邊拍了一下權的肩。

「什麼?什麼交給我?」

「美英還在等我,先回去了,Bye-bye」金太妍話一說完,就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權聽到金太妍的話,非但沒有清醒,反而更加深了誤會。

還在自我內心糾結的權,完全沒發現秀妍已經走到她的面前。

 

「Azalea? 為什麼是杜鵑花?」

「嗯?蛤?」

「我說,為什麼要送我白色杜鵑花。」

「這...喔對,這是要送給妳的」權這才想到把手上的花遞給秀妍。

 

「聽說,白色杜鵑花是代表四月十八的生日花,花語是被愛的喜悅」權回答著。

「喔。」秀妍看著手上的花回應。

「等等,剛剛金太妍說要回去陪黃美英,她現在是腳踏兩條船嗎!!!」恍然大悟的權突然這樣問起。

「妳是什麼意思?」剛剛還感動於生日花的喜悅,聽到這句話女王的氣息又回來了。

「我以為,以為妳們復合了。上次在醫院也看到妳們擁抱,剛剛她又送妳回來我以為...然後她又說要把妳交給我,等等,交給我是什麼意思啊!」(權俞利我真的沒辦法救妳了= =)

「妳.說.呢。」秀妍把花推回權的手上後,雙手在胸前交叉睥睨著。

「我...我說?」

 

看著眼前的人又開始發呆發窘發楞,秀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原本的氣憤因為權不知所措滿頭大汗的樣子而軟化了下來。

 

「通常,送花給人,應該要附帶一些告白的話吧,給妳最後一次機會,權.俞.利。」

最近大家怎麼都這麼愛給我機會與選擇啊...又不是在玩大富翁...嗯?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有點曖昧耶,她剛剛是說了告白嗎?告白?告白!難道,難道...

 

看著權依舊愣在那裏毫無動靜的樣子,秀妍決定要轉身離開讓有話說不出來的權俞利繼續石化最好石化到整個人變成裝置藝術,作品名稱就叫天然呆。哼。

 

「不要走!」가지마~~)(ga-ji-ma~~)(Baby Don't Go!)

 

看著秀妍轉過身去,權情急之下伸出右手拉住秀妍。
就這樣突然的一拽,秀妍失去重心的往權的身上倒了過去。

有著高人一等運動天份與反射神經發達的權俞利,馬上將自身重心穩住並把拿著花束的左手手臂展開,利用右手的拉力將秀妍固定在自己懷裡。免去一場與大地的親密接觸。

 

喔,不過這樣的姿勢,好像有點太近了一點。

 

整個被權俞利從背後抱住的鄭秀妍,剛從要跌倒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與身後這個人的距離,不禁臉紅了起來。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白色花束中。



淡淡的杜鵑花香隨著一陣風揚起,清新高雅的香味,包圍著這在大街上靜止的兩個人。



「我好像,愛上妳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了。」

 

 

 

 

 

 

從權俞利口中緩緩出現的這十八個字,與杜鵑花的香味,就這樣成了這天以後永恆的記憶連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勇氣之都

雨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