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星在眨眼 她陪在我身邊
輕聲細語溫柔的眼 看著我的臉

index.jpg

 

動心的標準是什麼?

 

是一個小動作,一個體貼;或是一個微笑。
是某一種感覺,某種徵兆;或是某種命定。

 

如果說孫承歡對姜澀琪的動心是因為感動,
那,對裴柱現的動心,就是潛意識的累積。

 

 

就拿自己熱衷於烘焙這件事上來說好了。

 

姜澀琪總是微笑著默默陪著自己,然後滿滿的稱讚。
裴柱現則是在某一次自己又熬了夜後,
冷冷地走過來,把所有的器具都丟到箱子裡面,留下一句:「妳再熬夜試試看。」

 

原本以為是自己打擾到姐姐的休息,後來才發現,那是裴柱現表達溫柔的方式。
雖然...不太溫柔。

 

動心的瞬間到底在哪時候,孫承歡也記不太清。

 

大概是自己又為了記不住舞步而懊惱的深夜練習的某個夜晚,
裴柱現明明已經換上家居服卻一臉想睡的走進練習室丟下一句:「妳這樣很浪費電耶。」
 

或者是自己為了演繹前輩的歌曲在宿舍客廳就著昏黃的月光拼命練習時,
裴柱現光著腳走到身邊拉住她往房間的方向說拋:
「再練下去我就讓妳知道什麼是歌裡的悲慘。」  

 

還是在初一位之後與家人通完長途電話自己偷偷落淚的那天,
裴柱現拿著毯子直接蓋住自己的頭丟下一句:「哭腫了眼睛明天舞台會變醜的。」

 

 

 

同時接受著兩個人的溫柔,孫承歡知道自己開始動搖了。

 

眼神也開始忍不住的跟著那個總是扮演著大姊的角色,
認真完成公司要她做的各項事情的隊長。

 

 

記得某次裴柱現結束音樂節目現場主持又錄製完網路劇集深夜返家時,
自己聽到了大門開啟的聲音,連忙起身把準備好的漢藥遞給她的時候。

 

她望著自己,那個一直以來感覺對一切事情都淡然不在乎的瞳孔,忽然發亮了起來。

 

「我說,承歡啊。妳對每個人都這麼好嗎?」接過自己手上的碗,裴柱現眼神定著問。
「歐...歐逆,漢藥只有為了妳才燉的,
 妳...最近有點感冒,好好喝完好嗎?」孫承歡回答。

 

「那就,不許妳燉給別人。」裴柱現握著孫承歡的手,難得的皺眉一口喝完後,
突然迅速的擁抱了孫承歡,也迅速的分開,走回房間。

 

那短暫的溫度,不管在哪個時刻,回憶起來,都那麼溫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刀 的頭像
雨刀

勇氣之都

雨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